第01版:要闻
下一版4
 
工信部举行2022年新年升国旗仪式
强化应用导向 提升信息通信服务供给能力
幸福乡村接入数字经济大时代
中国电子报评出2021年电子信息产业十件大事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2年1月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幸福乡村接入数字经济大时代

本报记者 齐旭
 

18岁藏族女孩斯朗巴珍,家住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波格村,村子四周雪山环绕,地势较低。疫情期间上网课,由于网络信号不好,斯朗巴珍每天都会爬上村子附近的雪山顶,在凛冽的寒风中一坐就是4个小时。得知此事的中国移动西藏公司昌都分公司,紧急组织人员物资在斯朗巴珍家对面的山上建起一座4G基站,还赠送了免费流量和套餐。

2020年,这条“雪山顶上找网上课”的短视频在国内各大网络平台转载,点击量达到上百万。为了一个孩子上网课专门架设一座基站,虽然不符合商业逻辑,但却令人感到温暖。

在我国地广人稀、交通闭塞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曾有许多人像斯朗巴珍一样,苦于网络不通而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不让一个人掉队”,不仅要让老百姓“用得上”网络,还要“用得起,用得好”。这也是过去7年我国全面推动电信普遍服务的目标。2021年12月30日,工信部宣布,截至2021年11月底,我国现有行政村已全面实现“村村通宽带”,贫困地区通信难等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随着广大农村接入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大动脉”被打通,一幅农民乐业、农村致富的画卷徐徐展开……

行政村全面实现“村村通宽带”

当脆弱的生态系统和深度贫困纠缠在一起,原本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都变成了挑战。

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左贡县下林卡乡旭日村是移动公司电信普遍服务建设点位,村子位于怒江边,一边靠峭壁一边临深崖。2017年6月开展电信普遍服务时,这里还没有通公路,进村只有一条牛羊觅食踏出的羊肠小道,路面虚土易滑,小道两旁落石不断。

“稀薄的空气、复杂的地形并没有阻挡通信人啃下硬骨头的决心。”西藏自治区通信管理局局长闫宏强告诉记者,到旭日村建基站时,19名通信建设人员、14匹马、8头牦牛组成的建设队伍翻越了两座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山,足足走了五天四夜才到。面对坚如磐石的永久性高原冻土层,工人们用牛粪烧了3个小时,才安插了几根杆路,历时18天终于完成了旭日村的4G基站建设。

经过7年的电信普遍服务,西藏自治区所有行政村“村村通宽带”,99%以上的行政村实现了光纤宽带和4G信号双覆盖。通了网络,把西藏与万千世界联系起来,“雪山顶上找网上课女孩”斯郎巴珍在家就可以上课了。海拔5400米的甘巴拉雷达站驻守官兵可以与亲人视频通话;曾经靠三口之家撑起的“三人乡”——山南市隆子县玉麦乡,如今被成功打造成“惠民家宽示范乡”,吸引了67户230多农牧民在雪域边陲安了家。

架起网络“高速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村民也彻底告别了“满山找信号”的日子。在这个彝族聚居的深度贫困村,村里的许多老百姓一度不知道什么是网络,更没听说过QQ、微信。一些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带着手机回来,需要在村里满山找信号,有时收到微弱的一格信号,但是电话打着打着就断了。

“记得村子里刚通网络时,我们村吉支苏尼日老俩口找到村委会咨询办理网络,想和远在广东务工的子女视频聊天。”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镇三河村党支部书记某色比日告诉记者。随后,村干部联系了老人子女,征得同意后购买了智能手机。视频电话打通的那一刻,老人和子女满脸笑容,老俩口不停地问电话那头:“各波瓦瓦,工作杰多多?”(彝语:身体好不好,工作累不累),子女也激动地回应道:“瓦吉瓦,痴他萨。”(彝语:都好,别担心)。

为保障我国广袤土地所有行政村、贫困村、“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居民都“用得上”网络。2015年10月经国务院常务会审议通过后,建立了“中央资金引导、地方协调支持、企业主体推进”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工信部、财政部先后部署七批电信普遍服务建设任务,累计支持了全国13万个行政村光纤网络建设和6万个农村4G基站建设。如今,我国农村及偏远地区51.2万个村级单位实现网络覆盖,贫困地区通信难等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精准降费惠及脱贫户超过2800万户

“建起了4G基站,手机可以上网、看新闻了,还能了解农产品的培育知识。”金银花养殖大户卢昌志住在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最僻远的山村之一——高粱村。过去山路蜿蜒崎岖难行,加上网络不通,让高粱村与外界成为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2020年10月“村村通”入户工程走进了高粱村,卢昌志家里安上了200兆以上速率的宽带网络,村民们用上了4G手机,每个月通信资费仅30多元。村民们通过微信组建起一个个村务工作群,谁家的作物有了收成,在群里一喊,就有电商驱车上门收购;每天忙完农活打开手机,还能查看自己的山货在电商平台上的销售情况。

贵州毕节织金县猫场镇残疾人电商客服卢苹果,也是网络扶贫、电信资费减免的受益者。“没有网络我就是个残疾人,但是有了网络,我就和普通人一样了。”卢苹果感慨道。身体残疾的他因为无法下田种地,常年没有收入。有了网络和手机之后,他收获了一份1000元月收入的“电商客服”工作,即使流量使用最多时,月资费也不超过70元。

“为了让更多村民能用得起网络,我们分批实现了贫困村民的网络扶贫精准降费。”据贵州通信管理局副局长郭智翰介绍,2018年1月,贵州通信管理局率先倡导各通信运营企业针对全省2760个深度贫困村实施深度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户通信资费三折优惠政策。2020年3月,调整完善了建档立卡贫困户通信资费优惠政策,2760个深度贫困村内建档立卡贫困户仍然执行三折优惠,其他建档立卡贫困户执行五折优惠,优惠期延续到2021年年底。

记者了解到,目前基础电信企业累计让利超过88亿元,面向农村脱贫户五折及以下的基础通信服务资费折扣已惠及全国行政村、贫困村、“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2800万贫困户。记者从财政部获悉,目前所有行政村已全面实现“村村通宽带”,但中央财政的支持不会因此而停止。财政部将针对新的发展要求,保持现有支持力度不减、重点领域加强,初步考虑在“十四五”期间,中央财政将安排补助资金100亿元左右,持续支持配合工信部深入推进电信普遍服务工作。

数字乡村孕育“新经济”

“网络”犹如一把“金钥匙”,打开了束缚农村发展的枷锁,孕育出新经济的绚丽花朵。

被大山羁绊了大半辈子的的乌蒙山区毕节市林泉镇海子村农民罗红卫,找到了大山的特点与优势,拉动村民通过网络发展猕猴桃特色产业,把日子越过越红火。

“猕猴桃田里每隔几百平方米,就有一根顶着高清摄像头的杆子,在猕猴桃树下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智慧滴灌系统滋养着果子。”今年5月,记者在林泉镇海子村一期猕猴桃果园看到了猕猴桃智慧种植场景。罗红卫告诉记者,哪片果子树枝倾斜了、枯黄了、需要施肥了,摄像头都能清晰实时捕捉到,从手机上一目了然。智慧滴灌系统的另一端连着林泉镇智慧农业系统,每到采收季前,果园的工人会根据数据对田间各个方位的猕猴桃糖分进行抽检,确保100个果子都是一个味道。

在林泉镇果农的眼里,一个个金黄的猕猴桃就是他们的“致富果”。2020年,林泉猕猴桃在21届中国有机食品博览会上获得了绿色食品金奖。林泉镇也因此被评为“全国十佳科技助力精准扶贫示范点”。如今,1.1万亩的林泉镇猕猴桃已供不应求,每到采收期,全国的果商、电商都会慕名而来。帮助林泉镇农民人均收入从2015年的5000多元,提升至2020年的1.38万元。

事实上,通过“网络电商”实现脱贫增收的还有西藏自治区大大小小的村落。西藏自治区昌都市边坝县依托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为合作社、企业免费设计扶贫产品包装,免费销售扶贫产品,免费进行电商运营指导,带动140名当地群众实现增收256.54万元。

为了打通藏区农牧民收成与外界的销售渠道,山南市乃东区建立了县区级电商公共仓储物流中心,项目实施企业配备两名司机,每月正常出车26天,统一把快件运送到乡镇、村(居)的电商服务站点。拉萨市尼木县与交通运输局合作,协同汽车站,设立农村客运物流配送中心,并与“壹米滴答”物流平台合作,解决了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问题。

“今年‘双十一’期间,西藏自治区实现网络零售额18.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收近五成!”闫宏强激动地说,从2020年起,西藏自治区开始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构建高原特色农产品线上线下销售渠道,累计服务建档立卡人口5.73万余人次,新增农产品网销单品1971个,实现农牧区网络零售额2.58亿元,网购金额3.07亿元。有了网络基础,一个个智慧产业园区和养殖基地在藏区“拔地而起”,将5G、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入农牧业和养殖业,让农牧区经济实现“腾飞”。

随着城乡之间一座座“信息桥”“致富桥”渐次架起,我国51.2万个山乡的乡亲们不再守着大山过苦日子。工信部数据显示,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已从2015年的3530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1.79万亿元。据了解,“十四五”期间,工信部将推进农村网络深度覆盖,在电信普遍服务中逐年加大农村5G网络建设支持力度。鼓励基础电信企业在农村地区开展5G、千兆光纤等高质量网络建设,逐步拓展覆盖范围、提升网络质量。

 
3上一篇  下一篇4  
  


电子信息产业网 http://www.cena.com.cn
中国电子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6号赛迪大厦8层 邮编:100048
订阅电话:010-88558892 | 8855881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