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移动互联
3上一版  下一版4
 
民资进入电信业 减持和转售最关键
中国移动首款TD-SCDMA NFC手机研制成功
中国联通与山西证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华为推八款统一存储和服务器旗舰新品
移动互联网创新成为互联网发展新动力
p37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期4
下一篇4 2012年7月17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民资进入电信业 减持和转售最关键

本报记者 刘晶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拥有中国移动有限公司74.20%股权

    中国联通集团拥有中国联通股份有限公司61.50%股权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拥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70.89%股权

 

    6月27日,我国电信业迄今为止力度最大的一次开放政策——《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出台,基础电信业务首次向民间资本开放。针对实施意见中提出的八个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的重点领域,民资和业界都希望看到更加具体的规定和办法,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副司长陈家春表示部正在着手制定细则,希望能够在电信业中打破民资进入的玻璃门,建立公平、公正、安全的电信市场竞争环境。同时,她也承认,与此次政策出台相比,后续细则的制定、执行和监管更是长期而艰苦的工作。

    感觉不解渴 但是重要一步

    要把利好消息变成真正的好事,还要多在细则上下工夫。

    《实施意见》提出了“鼓励”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八个重点领域,即鼓励民间资本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鼓励民间资本开展接入网业务试点和用户驻地网业务;鼓励民间资本开展网络托管业务;鼓励民间资本开展增值电信业务;鼓励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申请通信工程设计、施工、监理、信息网络系统集成、用户管线建设以及通信建设项目招标代理机构等企业资质;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基站机房、通信塔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维护;鼓励民间资本以参股方式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鼓励民营电信企业“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竞争。

    作为政府高级智囊,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将话题聚焦在《实施意见》上,进行了一次集中讨论,气氛热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陈小洪说:“这次实施意见出台后,虽然感觉不解渴,但却是电信行业走向开放迈出的重要一步。”263网络通信公司董事长李小龙说:“我们看到实施意见后进行了反复的研读,我们的解读是政府希望通过电信业务创新和挖掘细分市场的个性化、深度化需求,填补市场空白,扩大市场规模。”

    “这次《实施意见》的出台,对一直关注电信业的人来说是非常重大的一件事,但我接触到的民营企业对此反映比较冷淡。”国家发改委体改所产业室主任史炜说,“这不排除之前石油、铁路开放之后,民间资本实际进不去产生的质疑情绪。”

    “《实施意见》对民间资本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说,“要把利好消息变成真正的好事,还要多在细则上下工夫。”

    国有股减持是开端

    鼓励民间资本参股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的落实,是电信业能否引入民资的试金石。

    “我认为在这八个鼓励领域里,真正有用的是第七条,即鼓励民间资本参股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这是电信业能否引入民资的试金石。”摩托罗拉中国公司总裁孟樸说,“美国、英国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的电信改革,也是从资本结构上入手,美国将AT&T分拆,实现了运营和制造的分离,英国是逐步将国有股份从英国电信中退出,实现私有化。”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唐守廉说:“我认为,降低国有股权比例和移动业务转售是这次政策的两个核心。中国加入WTO时明确说明,中国基础电信业的国有股权不能低于50%,现在降低国有股权比例,意味着民间资本要增持。其途径不外两个,一是民间资本以参股形式进入,二是鼓励电信企业国内上市。但现在第二种方式,对于当前低迷的股市来说,并不是一个利好消息。”

    而在民间资本参股方面,中国电信已经开始尝试。中国电信创新业务事业部总经理肖金学说:“天翼视讯是中国电信的新业务,我们对其资本结构进行了改进,面向民间资金进行私募,最后募集到3.8亿元。”

    “我认为,国有股减持是开端,一方面给民间资本更多投资机会,另一方面在转变电信运营商的运行机制上发挥作用。”陈小洪说。引民资、汇民智、聚民力,让最具活力的民间资本丰富基础运营商的信息服务内容也是此次政策出台的应有之意。吕廷杰认为,电信业许多人还抱持着电信思路,同质化竞争严重,拼价格心态浓厚,应该更多地用IT思路分析市场,退后一步,做平台的搭建者,与民营企业共同做大市场。

    移动业务转售需制度保障

    移动转售业务的放开意味民营企业可以与基础运营商在语音业务上分成,这在以前是不被允许的。

    在鼓励民资参股基础电信企业、鼓励民资进入宽带驻地网络业务之外,最受专家关注的是移动业务转售的放开。

    但目前法律不健全制约着业务转售的发展。史炜说:“业务转售这种交易行业需要协议双方有对等的公平关系,但现在双方仍然是由电信运营商主导,而且在现行法律配套并不健全的情况下,业务转售实施起来会很难。业务转售与做运营商代理是完全不同的,业务转售后可以做增值服务,而代理只是销售电信业的同质产品,如果转售后的小区网、局域网不对接真正的增值服务,也不会有机构愿意投资。”

    “移动转售业务的放开意味民营企业可以与基础运营商在语音业务上分成,这在以前是不被允许的。而转售业务的实现需要制度保障。”吕廷杰说,“最突出的问题是网络是否要中立,网络中立可以保证平等接入、保障用户有选择权,但就网络中立目前还存在争议;其次就是安全问题,民营资本在运行业务不赚钱后,再次转售是否要有制约?”

    在业务转售方面,广东很早就有所尝试。广东通信管理局局长古伟中说:“我们在监管中感到有几个难点,一是业务转售是否需要牌照,二是转售业务的价格如何管理。在制度建设上,我建议:一要建立服务保证金制度,民营企业可进入也可以退出,用保证金保护用户权益;二要建立专家鉴定制度,保证进入、退出的公平公正;三要有松紧适度的监管原则。”

 
下一篇4  
  


电子信息产业网 http://www.cena.com.cn
中国电子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66号赛迪大厦8层 邮编:100048
订阅电话:010-88558892 | 88558816

 

关闭